© Copyright Min Tou Luk Saan & Gam Tou Luk Cyun

搜尋


行行重行行

一個漫長的過程,當我做A的時候會漸漸想到B,但距離完成A還有一大段距離,而且還開始感到不耐煩,腦裡浮出各式各樣防礙作業的想法。但我已經不止一次遇過克服過,這次也有信心跨過去(不斷地自我暗示(…)。但結束之後可能停一年半載去增長雜學知識、籌備劇本、檢討製作方法。老天鵝…一筆一筆刷髮絲太虐了,徒然的努力最可悲…我要找一個畫得暢快的畫風…


一直以來我也對什麼本地漫畫、創作圈的事很有八卦的興趣,但最近忽然膩了。

人家努力不關你的事,我努力也不關別人事。即使用同一個媒介也不見得有關係。

正如大家也是人,話題也不一定合攏。以前我認為同是形式應該合得來,結果原來跟形式、標籤、色相沒關係,重要的東西用眼睛看不到,說到底是感覺吸不吸引。


而且說實在,回想起來應該搞砸的搞砸了,不應該搞砸的也搞砸了,也沒什麼好留戀,早點上路投入別的事情吧。更重要的事…胸無半點墨的狀態讓我很焦慮,因為這陣子常常想,要是不畫漫畫,多出來的時間做什麼好。